2017 08月24號
阿魯科爾沁 “天堂草原” 體驗游牧風情(圖)
編輯:新農人

image.png

牧民居住的蒙古包

image.png

草原上紅白相間的狼毒花

進入巴彥溫都爾蘇木,眼前豁然開朗。國道兩旁綠草如茵,低矮的山榆樹像西蘭花一樣零零散散地蹲坐在草叢間,每隔幾十米就有一排白楊,列著整齊的隊伍,互相守望。幾條淺溪不期而遇地橫在林草之間,溪邊幾株瘦弱的沙柳讓畫面更加靈動飄逸。遠處圓潤的山丘猶如揉了一半兒的面團兒,懶洋洋地舒展著身軀。清晨的陽光像個任性的畫師,隨意潑灑著調色板上的顏料,于是這些山丘就有了遠方的紫紅和近些的青黛,而這紫紅和青黛之間,就是我們此行的目的地——阿魯科爾沁旗巴彥溫都爾蘇木渾都倫草原。

渾都倫是個地圖上都沒有標注的名字,隸屬于巴彥溫都爾蘇木轄區。巴彥溫都爾蘇木位于內蒙古赤峰市阿魯科爾沁旗最北部,橫跨大興安嶺山地丘陵南北坡,山間是寬闊的河谷洪積平原,這里保留了大量天然草場,是內蒙古阿魯科爾沁草原游牧系統的核心。

草原天氣多變,陰晴不定,飄過一塊云,緊接著便下起了雨。吉普車歪歪扭扭地趟過一條溪流,在狹窄的山間土路顛簸前行,草原也在我們眼前延綿伸開來,好像女人的身軀,隨著呼吸,舒緩起伏。

汽車繼續前行,視野愈加開闊,水草也更為豐美。大約行進了1個小時,我們發現自己已置身于一片一望無際的草原之中。山坡上的白色蒙古包遠遠望去像是無意間撒落的棉花糖,一群群悠然自在的馬兒、牛兒和綿羊隨處可見,它們時而奔跑,時而緩步,時而低頭吃著地上鮮嫩的草。一叢叢紅白相間的狼毒花點綴在草叢間,為草原增添了美麗的色彩。不過,據說這種花很不受牧民所歡迎,因為它根系大,吸水能力強,周圍草本植物很難與之抗爭,生長了狼毒花的地方,草就難以生長,所以它也被視為草原荒漠化的“警示燈”。

當地人為我們準備了自制的奶茶和奶豆腐作為早餐。6月中旬的草原仍然寒氣襲人,加上下雨,蒙古包里更加濕冷。這時候喝上一杯熱騰騰的奶茶,頓時覺得,幸福其實可以是這么樸素簡單。奶豆腐雖然看上去像極了豆腐,但其實是用牛奶、羊奶或者馬奶經過發酵、凝固而成的奶酪,吃上去硬硬的,十分墊饑。

巴彥溫都爾蘇木是罕見的保存了游牧民族傳統生活方式的原生態草原,天然草場面積56萬畝,約有3500戶牧民在這里從事著游牧活動。這里沒有推行草場承包制,沒有實施草庫倫、網圍欄之類的“切割工程”,而是采取了集體經營使用的方法。牧民們仍然遵循著“逐草而居”的古老傳統,每年六七月,牧草長成的時候,牧民們便趕著牛羊、馱著蒙古包來到這里,在草原上一住便是4個月,等到10月天氣變冷再回到鄉鎮的居所。

民居住的蒙古包面積并不大,大約有10平方米的樣子。中間是一個爐子,燒水做飯取暖全得靠它。爐子里側擺著人字形的床鋪,吃飯睡覺看電視都在床鋪上進行,爐子另一側,也就是進門的地方,擺放著鍋碗瓢盆,只容得下一個人活動。每個蒙古包都安裝了太陽能電池板,在草原上也能看到兩個電視臺的節目。

我們做客的寶音滿都拉家里養了80頭牛、30匹馬和300只羊,靠著賣掉牛奶羊肉,每年也能有20萬元的收入,而在這一帶牧民中只是一般收入水平。寶音滿都拉和其他牧民一樣,帶著妻子在草原居住,每天早上4點便起來擠奶放羊。他們的孩子留在鎮里上學,由家里的老人照看著。

在草原生活,飲食只能以牛羊肉和奶制品為主,蔬菜是極為稀罕和昂貴的,好在現在的牧民家家都有了車,可以偶爾回到鄉鎮采購一些。自來水更是沒有的,喝水要到溪里去取。正是因為遠離現代生活的各種便利,草原的原生態才得以完好地保存至今。

巴彥溫都爾蘇木蘇木達(相當于鄉長或鎮長)告訴我們,雖然交通不便,但夏天的時候仍然有許多游客驅車前來,在河邊搭起帳篷,欣賞草原風光,體驗游牧風情。巴彥溫都爾蘇木政府很希望當地旅游業能夠發展,但是又擔心這片草原遭到破壞,擔心牧民的生活遭受干擾。因為游客走后,草原上便留下了垃圾,去年還有一些游客夜里在草原點放焰火,導致草原上的馬、牛和羊受到了驚嚇,四處亂跑,給牧民們帶來了許多麻煩。

保護和開發,聽起來好像是個很復雜的課題。可是,真的有這么難嗎?看看這些牧民,他們沒有受過高等教育,過著最簡單質樸的生活,他們可能幾個月不洗澡,可是他們卻比誰都懂得保護自然,懂得與自然和諧共處,相比之下,我們這些城里人,驕傲于我們自以為是的“文明”,卻與大自然的純美那樣格格不入。

幸运赛车走势图